协会简介更多
一、协会第四届主席团成员 1、主席兼秘书长:毛国典 2、副主席(姓氏笔画排序):马于强张建华张英俊杨剑陈胜华郭立曹卫民曹端阳梁敏韩顺任雷轼生 二、驻会副秘书长:刘帅 三、协会历史沿革 中国...[详细]
协会新闻首页 >> 协会动态 >> 协会新闻
江西当代书法刍议——以“团体”现象为例
发布时间:2021-2-9 15:44:14  所属类别:协会动态 >> 协会新闻  点击次数:215
  导语:江西书法生态显现出广阔的盎然景象,权威奖项和展览成为检验成果的重要标准,前沿的书法家们在汪洋面前各取法器。诸多书法精英在私人情感和艺术信仰的鼓舞下,以地理、年龄或是风格印记的标贴实现了一种结盟,浮动着历史的遗痕。他们过从甚密,带着自发性质和学术概念。在各种书法流派的激烈对撞中,彼此解惑,自我刷洗与超越,有的提出了自我的学术立场,有的是沙龙化的松散组织,隐藏着交流、共存的艺术策略及集体塑造。在进取意志和精神陪伴中,这些生动的群落镶嵌出江西书法发展进程的一份宝贵图样。

——邓涛(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




  于有东,江西东乡人,民革党员。首都师范大学书法博士。现为江西师大美术学院书法系主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十二届国展审委,国学班成员,江西省书协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南昌市书协副主席。

  21世纪以来,江西书坛有几个书法团体颇为引人瞩目,较早的有“江西书坛三剑客”(近年来集体展览扩充为“南昌八俊”),稍后的以“鄱湖三友”为代表,近几年又冒出了“万载三友”,加上昌东瑶湖的书法博士群体,共同演绎着地方书坛佳话。
  我们有较长时间不是很能接受各种书法集体称谓,总觉得那里面带有浓重的“江湖”气息。其实,各种文人、艺术家的团体称谓,自古就有。稍有不同的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那些文人、艺术家团体称谓,大都是时人或后人追加的,如“建安七子”“竹林七贤”“唐宋八大家”“元四家”“明四家”“清初四僧”“扬州八怪”等,都是某一时期或某一地域某些人在某一领域有着“别于常人”的、足可代表一时一类文艺成就的集体现象。这其中带有浓重的褒扬、赞誉,甚至是历史定位色彩,是对某些人、某些现象的高度认可。也有很多自我命名的团体,那主要是“结社”性质的,闻名遐迩的如文徵明时期的“东庄十友”(文徵明、吴次明、吴奕、蔡羽、钱同爱、陈淳、汤珍、王守、王宠、张灵等),晚清民国时期的“西泠印社”,现当下的“沧浪书社”等。这类团体主要是相互陶染,交流切磋,共同进步,带有“异轨齐尚,黼黻并丽”的色彩。
  无论是时人或后人追加的团体称谓,还是自我命名的“团”“社”,其主流都是传递“正能量”的。如果说前者显得“高大上”的话,那么,后者则更接地气,更能营造带有生活趣味的良好风气。明代何良俊感慨:“吾松江与苏州连壤,其人才亦不大相远。但苏州士风,大率前辈喜汲引后进,而后辈亦皆推重先达,有一善,则褒崇赞述无不备至,故其文献足征。吾松则绝无此风……”(《四友斋丛说》卷十六)这是他对明代中期以吴宽、沈周、文徵明等为代表的文士营造的良好士风的钦慕。时下的江西书法之所以取得了较大进步,并能于某种程度上形成“江西现象”,固然与江西省书协、江西省书法培训中心的引领有关,与蓬勃发展的高等书法教育有关,不容忽略的是,还和江西各地的“团体现象”密切相关。
  生活中的“团体现象”是比较普遍的, “团体”完全可以是正面的,时人大可不必嗤之以鼻。但是,人是多么奇怪,大部分人都很难逃离“远交近攻”的怪圈,同一专业并生活或工作在同一地带的,相互之间在利益面前很难真正建立“以对方为先”的格局,部分不够融洽的,还将潜在的“竞争”演化为“近攻”态势;同窗或密友因为相隔遥远,或者行业差别较大,彼此间没有明显的利害关系,大多在相聚时会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慨叹,平时也多能惺惺相惜,互相勉励。相应地,那些摆脱“远交近攻”束缚的团体,人才的出现,不会是“一枝独秀”,而往往是“百花齐放”的;那些身陷“螃蟹效应”中的人们,或许能够彼此平衡,却不太可能产生璀璨的光芒。何良俊所言明代中期的苏州地区和松江地区,一正一反,堪为典型对照。如是观之,江西书法出现的团体现象,是不封闭的“团体现象”,他们有一些共同特点:同区域,年龄相仿,关系融洽,相互陶染,国展成绩突出……
  “鄱湖三友”是以黄阿六、吴德胜、曹端阳为代表的九江都昌籍书法团体。他们大多直接或间接地受崔廷瑶老师的影响。崔先生是自20世纪80年代起即已在中国书坛成名成家的江西籍实力派书法名家,曾长期执教于九江师专。诚然,“三友”在认识崔先生以前,也可能会受其他书法人的影响;在认识崔先生以后(尤其是书法认知达到较高水平以后),更可能向国内更多的名家、名师、好手学习,受他们影响。但无论是从前或者现在、将来,崔廷瑶老师都是探究他们之路不可绕过的一个人物。事物的演进常常是螺旋式的,而在演进途中,“节点”显得尤其重要。年轻而且爱好书法的“鄱湖三友”在象牙塔里即已遇到崔老师,踏上的书法之路无疑是康庄大道,而不会是羊肠小道。
  之所以关注到“鄱湖三友”这一书法团体,是因为曹端阳和其中的黄阿六、吴德胜是同级校友、同乡好友,三人亲密无间。而无论是黄阿六还是吴德胜,都是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书法展中榜上有名的常客。如果这圈子中的朋友个个都只是热爱书法而水平庸常的话,那他们见面再多,道德情操再高尚,彼此往来再融洽……于书法本体,作用都是微弱的。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不仅逃避了“远交近攻”的怪圈,而且个个关注前沿,个个好手,彼此知无不言,坦诚相待。
  曹端阳的酒量较之吴德胜的海量,估计是在伯仲之间的。我们也终于明白,并无不良习性的文徵明缘何从不戒酒。酒是媒介,喝的是酒,沟通的是感情,倾吐的是心声,心声中有各种关于书法的感悟和认知。究其奥理,喝酒事小,经常泡在一起,相互切磋,功用无穷啊!当然,用功是保障,心神俱往才是源动力。
  从“团体”和“展览”看,欧阳荷庚与曹端阳有颇多相似之处—曹端阳曾扎根于都昌县城,与黄阿六、吴德胜等过从甚密,结成“鄱湖三友”,展览成绩优异,现安居于九江市;欧阳荷庚曾扎根于万载县城,与刘青春、潘金生等来往频繁,结成“万载三友”,展览成绩突出,现定居于宜春市。
  我们可以较清楚地看到,很多人对书法的执着乃至“狂热”追求,恰是因为展览及展览成绩带来的诱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样的“诱惑”,如今几无“实用性”的中国书法在经济大潮中、在精英阶层较少深度参与的现状中,如何开启复兴之旅;很难预设,如果没有中国书协主办的各类展览,没有在各类展览中斩获佳绩,荷庚兄现在会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
  早在汉末,杜度、崔爰、张芝之后,就有一大批追随者,在“朝廷不以此科吏,博士不以此讲试,四科不以此求备,征聘不问此意,考绩不课此字。善既不达于政,而拙无损于治”的现实面前,“专用为务,钻坚仰高,忘其疲劳,夕惕不息,仄不暇食。十日一笔,月数丸墨。领袖如皂,唇齿常黑。虽处众座,不遑谈戏,展纸画地,以草刿壁,臂穿皮刮,指爪摧折,见䚡出血,犹不休辍”,以至于“草本易而速,今反难而迟”(赵壹《非草书》),那是一种艺术自觉、艺术追求的表现。此后诸如王羲之、王献之,梁武帝、陶弘景,欧、虞、褚、薛,颠张醉素,苏、黄、米、蔡,欧阳修、曾国藩……他们或有利益追求(主要是荣誉的),不过主要也都在艺术的追求。
  但今古不同。我们在仰望古人纵情翰墨时,不可忽略其中的两个重要事实:书写是古代文人必会的技能,而毛笔是他们的主要书写工具;我们熟知的古代书法家,他们大多“有超俗绝世之才,博学余暇,游学于斯”。反观当下,毛笔早已退出实用领地,硬笔的使用也主要通行于中小学群体;书法学成为一门与美术学并列的学科,已属“专门之学”。只不过,这门“专门之学”生长期还不长,更好的发展和完善还待将来。如此背景下的当代书法,以各级书协为代表的书法团体是不可忽略的书法队伍,以中国书协培训中心为代表的各级、各类正规的、较高级别的书法培训(主要是书法临摹与创作的技法),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对书法高等教育不足(主要是专业建设力度的不足)的强势补充;而检验各类培训效果的最好手段,目前看来仍是中国书协主办的各类展览中的入选、获奖成绩。
  无须争辩的事实是,“展览成绩”表里有一个较大的诱饵,中国书协因此握有无形而极具号召力的“指挥棒”,各省市书协也因此可能拥有远高于其行政级别的实际地位。人们大可不必对这种现象嗤之以鼻,而更应认同它的存在,看到书法发展演变的又一“原动力”。展览未必神圣,展览成绩难免引发争议,展览之外也大有优秀书法人才存在,但是,展览在较大范围内实实在在有着调动、驱遣的力量,展览也着实培养并成就了一批“书坛健将”。
  欧阳荷庚的“展览”之路别具传奇色彩:他出身寒门,从小接受的是最“农村式”的教育,但他发自本心地、“天然地”喜欢汉字书写。他没有以“成功者的姿态”迈过高考窄桥,所学专业也与书法几无瓜葛,但在“现代化专业(广告企划类专业)领域里”执着地热爱着古老的书法艺术。他小小年纪历经波折,遍尝辛酸,但无论寒暑,不管沉寂与喧闹,他自得其乐地与书写共成长。他一心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最终因小孩接送困难又不得不辞职办班,却因此得来自由的生活,从而更专注投身于书法。他为生计上下求索,由深圳、广州到南昌,又由南昌到万载,走的是一条看似倒退的路线,却在每一个停靠点扎扎实实地提升了自己的书写能力,最终沉稳崛起,从2013年起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达17次之多(其中两次获最高奖),2015年又在第11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中荣获优秀奖(最高奖)。他一不认“门”,二不拜师,却能在书法之路上阔步前行,风清气正,气宇轩昂;他关注展览,但不按惯常的展览套路参展,却在无意间契合了展览的导向……
  书法何其奇怪!它不仅仅“唯笔软则奇怪生焉”,更有“书如其人”的魅力。赵壹说:

  凡人各殊气血,异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书之好丑,在心与手,可强为哉?若人颜有美恶,岂可学以相若耶?昔西施心疹,捧胸而颦,众愚效之,只增其丑;赵女善舞,行步媚蛊,学者弗获,失节匍匐。(赵壹《非草书》)

  这种带有浓重批判情绪的文字,揭露了一个客观真实:写字是讲究天分的,有书写天分的人,得法、用功就能写好;反之,再得法、再用功,也达不到理想的境界。
  欧阳荷庚自然属于有书写天分的那类人。他虽然因各种原因没有接受到良好的基础教育,大学教育也显得有些“潦潦草草”,工作之后的各种坎坷更是让人揪心,但他对汉字书写的深厚感情,似乎与“家学”无关,与学校教育无关,与“圈子”无关……也与展览无关,而有些天然地,发自本心。
  韩愈说:

  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鱼虫,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韩愈《送高闲上人序》)

  年轻的欧阳荷庚或许还没有这般超强的理解力,因书寄情,以书抒情,却是书者共通的道理吧。苏子美所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欧阳荷庚那时的条件与之相去甚远,但那朴居陋室中的躬耕身影,让人在品味辛酸之余,想来也是感人至深的。恰如欧阳修所言,真正“能得此乐者甚稀,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余晚知此趣,恨字体不工,不能到古人佳处,若以为乐,则自是有余”。其时的欧阳荷庚在工作之余,心无旁骛,以书为伴,伴之愈久,情深愈切,虽未必能到古人佳处,以书为乐也是足够的了。
  欧阳荷庚曾通过微信发送过这样一段文字:“一座城,一群人,一个‘营’—备受关注的‘万载书法集训营’在古文明塔旁火热开课。集训营由万载县书法家协会主办、‘万载三友’常年公益教学支持,每月集训一次,实行严格教学管理与淘汰替补机制,是万载县中青年书法骨干作者团队提升发展计划中的一个重要工程。”连同微信推送的九张教学相关图片,让我读到江西书法的又一个强烈信号。联想活跃在江西乃至全国书坛的以张华武、李良东、胡中良等南昌县籍青年书家为代表的“南昌八俊”,以谢萌、贺炜炜、龙友等为代表的瑶湖版块书法博士群体,以陶家鸿为发起人的万年书法人共同演绎的“书法星期五”……我对江西书法充满了因好奇而生的遐想,因了解而生的热情,因调查而生的信心。

(作者单位: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本文刊发于《创作评谭》2021年第1期,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江西省第三届妇女书法作品展征稿启事